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寒门媳妇 > 第一百一十章

第一百一十章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赵辞的马车才到了门口,大管家赵福从屋里匆匆忙忙的跑过来迎接,老脸上一脸着急,“大人,您可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赵辞见他这样慌张,心里一急,“怎么,是她走了?”

    “罗大人没走,是老夫人。今天大人才刚进宫,宫里就让人召了老夫人去,结果快晌午的时候才回来,老夫人就病倒了,现在大夫还在后头看着呢。”

    赵辞一听,顿时急了,赶紧急匆匆的进屋,朝后院走去。

    后院赵母的屋内,此时正围着一圈人,赵城两口子跪在边上伺候着,罗素也在和大夫沟通,赵林和赵木棉直接趴在床边哭。

    其他丫鬟婆子们打热水的打热水,熬药的熬药,忙的脚不点地。赵辞进屋里就看着这个场景,心里一震,“娘!”

    赵城听着声音,回头看见赵辞,哭着道,“二弟,你快来看看娘吧。”

    赵辞几步走过去,跪在床边看着赵母,“娘……”

    赵母满脸发青的躺在床上,眼睛眯着,嘴唇一直在颤抖,像是要说话,又说不出来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娘,你怎么了,娘。”赵辞激动的唤道。

    赵城哭道,“也不知道宫里说了什么话,娘一下马车就栽倒了,嘴里一直念叨着什么没了。二弟,你说娘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赵城一向没什么主见,此时急的团团转,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赵辞也有些六神无主,正待让人去请御医来,便见着赵母动了动手指头,幽幽的转醒。

    赵母睁开眼睛看了一眼身边的人,看着床边的赵辞后,悲从中来,哭道,“儿啊,为娘的这些年不是想骗你的啊。”

    “娘,您说什么啊,娘,今日可是进宫里被人为难了?”

    赵辞内疚不已,原本以为皇上不糊涂,至少不会因着他而连累家人。却不想宫里竟然让人找了母亲进宫。也不知道她在宫里受了怎样的为难。

    赵母却惊讶,“你还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知道什么?”

    赵母一时间愣住,脸色恢复了几分,似乎有好转的迹象。罗素赶紧让大夫过去查看。

    大夫一番问诊,面容终于松下来,“老夫人刚刚是心火攻心,如今已经回转,只再用些安神的药,休养几日便好。”

    听着赵母并无大碍,其他人都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赵辞道,“娘,可是受了委屈?”

    赵母摇头,脸上一番挣扎,最后要是咬咬牙,红了眼睛。“辞儿,这些年为娘有些事情,一直瞒着你,不曾告诉你。你不是我们赵家的儿子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赵城等人大惊失色。赵辞也是变了脸色,“娘,您说什么?我怎么会不是赵家的子孙?”

    罗素也在边上惊讶不已。以赵母对赵辞的疼爱,完全看不出这不是亲生儿子啊。要不然为啥子赵城这个亲生儿子都没读书,让赵辞这些年读书考取功名呢。

    若真是不是亲生的,赵家人这也太厚道了。

    赵母哭道,“当年我生下城儿的二弟,那个孩子一落地便没了,你爹把他抱到后山去埋的时候,便发现了已经奄奄一息的你,这些年,为娘的一直将你当做亲生儿子一样的养着,便是看着你和大丫这样为难,也不敢说出来,就是不想失去你这个儿子啊。可是如今皇上要治罪,我不能让你和大丫在难做了,便是你不认我,我,我也认了……”

    赵辞完全没想到,自己竟然不是赵家的儿子。

    毕竟这些年,父母兄长对他十分的爱护,从未有过一丝一毫的偏见。如今乍然听到这样的消息,一时间有些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“娘,你说的都是真的?若是为我和素素,娘不必如此。我们便是隐姓埋名,也绝对不会为了功名利禄而数典忘祖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的都是真的!”赵母激动道,“当日包裹你的绸布,我已经让人送到宫里去给了贵妃娘娘了。辞儿啊,你是个好人家的出身,这些年兴许你的家人而已在找你,是为娘的自私,不想让你走。如今你已经大了,便应当认祖归宗了。日后你和大丫就能光明正大的结为夫妇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番话,赵母心里心痛不已。

    守了二十多年的秘密,还是这么说出来了,她心里又是一阵的痛,却又觉得松快了许多。

    这些年何尝不是自己骗自己,权当自己的儿子没死,一直活着,这样聪慧,是整个赵氏一族的骄傲。每次儿子收到旁人的称赞,她这个做母亲的那样自豪,那样的高兴。如今便是儿子不认自己,这些年,已经足够了。

    赵母说了一番话,已经精疲力尽,慢慢的昏睡过去。

    赵城和孙丽娘有些不知所措,看着赵辞在床边跪着不说话,也不知道怎么劝。

    毕竟这位赵大人,可不是自家二弟了。娘瞒他这些年,没让他认祖归宗,指不定这赵大人心里有没有什么怨恨呢。

    倒是赵林和赵木棉还没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毕竟在他们心里,不管二哥是谁家生的,那都是这些年和自己一起生活的二哥啊。

    罗素也不知道这时候该说什么。她站在边上,对于这突如其来的转变,还是有些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赵城和孙丽娘就去厨房看汤药了。

    罗素和赵辞留在房间里照看赵母。

    罗素走过去和他一起跪在床边,“娘这是心病,她肯定是担心你不认她了。”

    赵辞捂着脸,肩膀微微的颤抖,“养育之恩大于天,就算我不是她亲生的,那又如何,这些年爹娘待我比亲生的还要疼爱。我又不是忘恩负义之人,哪里还能不认他们?”

    罗素听到赵辞这番话,心里很是欣慰。

    她知道,这个时代都是比较注重血脉的延续的。特别是对于认祖归宗这事情很是看重。赵辞能够清醒的认识到赵家人对他的好,并且感恩,足见他没有那般迂腐。

    她伸手,紧紧的抓着赵辞的手,十指相扣。

    “娘听到你这话,肯定会很高兴的。不管如何,以后我们一家人都要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许是已经说开了,赵母心里的郁结反而消散了。睡了两天之后,终于好转过来,连脸色都红润许多。

    孙丽娘伺候着喝了汤药,赵母已经能够靠着床说话了。

    赵辞一直守在床边从未离开,赵母也一直没和他说话,等用完膳,喝了药之后,见他还跪在边上,赵母才打破平静,“辞儿,这些年你已经很孝顺我了,如今你哥哥已经成亲生子,娘也有了依靠。你若是想回去认祖归宗,娘也是支持你的。你不必担心我这边。”

    “娘,此事我已经想通了,在我心里,我就是赵氏子孙。当年若是没有爹和娘,我也活不下来。我这条命就是爹和娘给的。爹娘都不在乎我不是亲生的,我自己又为何要在乎?”

    赵母闻言,脸色激动,“你这是说……你不走了?”

    赵辞轻轻摇头,“娘,我不走。以后儿子还会留在您身边孝顺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你和大丫的事情怎么办,若是你认祖归宗,日后便能和她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了。”

    “娘,天下之大,儿子哪里去找他们。再说了,不管是否认祖归宗,我们都会在一起,您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赵母还是有些担心。毕竟按着之前薛贵妃所说的。宫里可是容不得自己儿子和大丫这般的。

    不过转念一想,也不用担心,自己应将实情禀明了,若是皇上还是不同意儿子和大丫成亲。大不了就让儿子认祖归宗罢了。只是辞儿这本家到底是哪家的,只怕又要费一番波折才能找到了。

    十天后,昭武帝派出的人从毗陵县赵家村那边传了消息回来。

    实际情形当地人似乎都不清楚,不过二十三年前赵辞出生那一日,确实是有传言说孩子一出生便没了气,出去走一圈,孩子又活过来了。因着这事情很是惊奇,所以是村里一大奇事。后来孩子慢慢长成,比起村里其他孩子看着就是聪明俊秀一些,与常人不同,所以好多人都说这孩子是文曲星转世。果不其然,后来读书高中,如今问起这件事情,好多人就开始旧话重提了。

    不过问起赵辞是不是赵家人这件事情,当地的村民就很是激动的了,甚至怒目相视,直接放话,要是谁敢说赵辞不是赵家子孙的,直接乱棍打出。所以赵母所说是否属实,这件事情就无法查实了。

    “皇上,薛贵妃娘娘来了。说是有要事禀报。”

    昭武帝正在思量,听到薛贵妃来了,心里一松,赶紧召人入内。

    薛贵妃穿着黄色的宫装,施施然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进了殿内,便赶紧行了一礼。昭武帝道,“爱妃可是为了那赵辞的事情而来?”

    “正是,陛下,臣妾又想起一事来,当初侄儿出生的时候,背上又一块紫色的胎记。当时形状很小,可如今若是长至成人,形状应当已经有铜钱大小了……”

    后面的话,薛贵妃是自然不好明说让人去查一个大臣的身体了。昭武帝却听出其中的意思,神色一亮,召吴庸去办此事。

    看着吴庸出去了,薛贵妃感慨道,“若真是侄儿,臣妾才能对得起家兄了。那赵辞和罗氏的事情,也能迎刃而解了。”

    昭武帝心里也是隐隐有些期望。

    查出一块胎记的事情自然就简单许多了。才不知道一炷香的时间,派出去的人便传来消息,赵辞的背后却是有一块胎记。形状也如贵妃娘娘所说相似。

    薛贵妃当即激动的泪如雨下。回头看着皇上,“陛下,真是臣妾的侄儿。”

    翌日,赵辞和赵母便被传召入宫。

    赵母经过这些日子的休养,身子已经好了许多了。如今听说又要进宫,脸色又差了几分。

    赵辞宽慰道,“娘放心,皇上是明君,不会为难我们的。”

    赵母被宽慰了几句,心情也好了一些,又想到反正都到了这个境地了,再差也不会更差了。便也放了心了。

    这次两人倒是没有被分开,而是一同去了昭武帝的太极殿。

    太极殿里,昭武帝和薛贵妃都在,甚至连齐王李哲都在里面。

    看着这阵势,赵母紧张的有些发抖。

    赵辞还未来得及行李,薛贵妃已经激动的哭泣出声,“贤儿,你是贤儿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赵辞一脸惊诧的看着薛贵妃,不知作何反应。

    齐王李哲一脸欣慰的走过来,“文度,没想到你竟然会是舅父的儿子。难怪当初我看着你就觉得亲切呢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,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李哲笑道,“前日老夫人说出你的身世,母妃便怀疑你是舅父的儿子。所以便让人查访,如今已经证实你果真是舅父之子。文度,你本名叫薛贤。”

    赵辞闻言,满心震惊。

    赵母也满脸紧张的看着自己儿子,又看着皇帝,“民,民妇就说了,辞儿肯定出是出身大户人家的。那包布不像寻常人家能用的。”

    赵母这会子心里是真的震惊了。没想到自己这养大的儿子,竟然会是当今贵妃娘娘兄弟的孩子,这,这也真是不知道祸福啊。

    一时又觉得理所当然。儿子如此优秀,一般的百姓人家,哪里生的出这样的孩子来。自然也只能是那皇亲国戚才能生出这样的孩子的。就算是扔到了他们这样的寻常百姓人家,也能长的这样好。

    昭武帝走近来,威严的脸色也带着微微的温和,“没想到薛二哥的嫡子还活着,如今长的这般优秀,在朕的眼皮子底下晃了几年了,都没有认出来。”他语气里带着几分感慨,更多的是欣喜,“赵辞,你是定国侯薛楠的嫡子,也是唯一的子嗣。你本名薛贤,你父当年随朕出征,却不想乱匪趁机进入毗陵,对当地的豪族劫掠,这才让你流落在外多年。你父临终前,一直挂念你,如今,见你长成人,当含笑九泉了。”

    薛贵妃也笑道,“贤儿,陛下已经定好吉日,让你认祖归宗,继承薛家。日后你要延续薛氏一族的血脉,撑起薛家的门楣。”

    饶是赵辞平日里聪明稳重,此时也是心乱如麻。“可微臣,微臣是赵家子孙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是薛家子孙。”薛贵妃激动道,“贤儿,你可是薛家唯一的血脉了。”

    赵母也赶紧道,“对,辞儿是薛家的血脉,是薛家的。”

    赵辞见此,只能默然无语。

    很快,宫里的消息就传了出去,关于赵辞的身世也在北都城权贵上下中流转。

    虽然很多人对于赵辞的身世还是抱着怀疑的看法,可是薛贵妃和昭武帝就是认定了赵辞是定国侯薛楠的儿子,其他人的想法自然也没有什么用处。

    罗素对于赵辞这身世波折也是唏嘘不已。谁能知道,事情竟然发展成现在这个境地了。

    这可是她如何也想不到的。

    面对着这些日子进进出出的拜访的人,赵母都是强颜欢笑的接待。罗素看在眼里,也知道赵母这是心里难过。毕竟与谁争,也争不过皇家去了。便是赵辞不乐意认祖归宗,可薛家就剩下这么一个儿子,薛贵妃怎么可能会让赵辞继续姓赵。只怕和自己这件事情比起来,认祖归宗这件事情更是触了皇家的逆鳞了。

    “娘,”等宾客走了之后,罗素端着茶点亲自去看赵母。

    赵母正在暗自抹泪,见着罗素进来了,赶紧擦眼泪。“你不要喊我娘了,辞儿都不是我的儿子了,他是定国侯家的儿子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如何,您总归是养育他长大的母亲,我和赵辞都认您做娘的。”

    “让人听了只怕不妥。”赵母摇头。她心里难过,却也不想给赵辞添麻烦了。毕竟赵辞能有如今的造化实属难得。有了贵妃娘娘这个亲戚,总比认自己做娘的好。

    罗素心念一转,半蹲在赵母身前,“娘若是不嫌弃,可认我做义女,日后我和赵辞,还是能堂堂正正的称呼您为娘了。而且这样一来,您不止没少个儿子,还能多个女儿,岂不是两全其美?”

    赵母闻言,眼睛一亮,不敢置信的看着罗素,“你说的是当真。当真是认我做娘?”

    罗素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以前在赵城的事情上面,她曾经怪过赵母,然后此刻,她真的觉得赵母是个可敬的母亲。是一个伟大的母亲。对待不是亲生儿子的赵辞,这些年来比对待亲生的还要疼爱。为了儿子的安危,她宁愿失去儿子,也要说出真相来。如今赵辞要认祖归宗了,她知道争不过,也只是躲在背地里哭,不让赵辞担心。饶是亲生母亲,又有多少能够走到这般的。

    她脸色动容道,“只要娘不嫌弃我,愿意认我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愿意,愿意的。”赵母迫不及待道。语气显得很是急促。罗素见状,笑着搂住赵母的胳膊,“娘,你放心吧,日后我和赵辞依然会孝顺您的。”

    从赵母屋里出来,罗素正要回自己的院子去,却在半道看着赵辞站在水池边。背影说不出的萧索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