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斑斓猛虎 > 第二十三章 超凡听力

第二十三章 超凡听力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朦胧的白雾飘荡,灌木丛的红花绿叶都被吞没在缥缈的细小水珠中。
  就连阳光也难以刺破,这天地的屏障。
  孟焦心急如焚,前前后后踱步十几遍,这四面高墙环绕着的小小空当,已被它踏了个遍。
  几丛嫩草被踩破了头,新生的蘑菇还未露出苗头,就被压得粉碎。
  火箭不见了,眨眼之间,那么大一只幼虎,就消失了,它能去哪?
  这原始森林危机四伏,风雨散去,起一场大雾,不说伸手不见五指,也可以严重干扰视觉。
  火箭脑子本就不太灵光,若是被猛兽盯上,怕它自己浑然不觉,成为刀俎下的鱼肉啊。
  就算清晨没有肉食猛兽觅食,或者大雾干扰了猛禽的出行,天威亦不可小觑,那滔滔水声一直未断绝。
  莫说身经百战经验丰富的野生动物保护者,就是一个没读过书的七岁小孩,也懂得水火无情。
  山洪一发,拔山倒树,摧城毁地,它们又正好处于河岸旁,危险程度更是直线上升。
  火箭火箭,遇到这洪水,你可就熄火了啊。
  又是担忧又是愁,又是焦急又是怒。
  爱恨交加,悔痛反复,孟焦脑子里突然冒出一句经典的电影台词:“
  曾经有一份真挚的爱情摆在我的面前,我没有好好珍惜,直到失去后才后悔莫及。
  曾经有一份真挚的爱情摆在我的面前,但是我没有珍惜,等我失去后才后悔莫及,尘世间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此。
  如果上天能够给我一个再来一次的机会,我会对那个女孩说三个字:我爱你。
  如果非要在这份爱上加一个期限,我希望是一万年!
  虽然情感不同,但意境却如此相通。
  直到此时此刻,苦苦寻弟弟而不得的孟焦才发现,那个虎头虎脑,有时机灵有时调皮的小家伙,在自己心中竟然如此重要。
  如果上天能够给它一个再来一次的机会,它一定会搂住弟弟圆滚滚的小脑袋,轻轻低语着为它创造的名字,搓揉它脆嫩的小耳朵。
  然后狠狠的使劲的舔舐它毛绒绒的额头,把它那个浓墨重彩的王字都给舔褪色,一万年都不复光彩。
  关心则乱,如果长时间沉浸在这种焦急的状态中,于事无补,孟焦强自镇定下来,平静心神。
  它知道时间紧迫,自己不能再像一只无头苍蝇般乱窜了,火箭定是偷跑进了灌木中,目前时间尚短,它立即去寻找还来的及,不然,时间越久,火箭生还的几率就越渺茫。
  只是,它走之后,虎三妹又由谁照料?
  前后两难,刻不容缓,它必须立刻做出抉择。
  它再度细细观察了一圈环境,这里并非母虎精心选择的栖息地,但也足够隐蔽,树木高耸矗立四周,灌木密集。
  一片低矮的草丛斜斜的掩住了几处缺口,使得整个空地密不透风,除了鸟类,走兽除非运气极好,误打误撞来到此处,否则断不可能寻到虎三妹。
  关键之处在于虎三妹的性格,它胆小怕事,睡醒了乱跑的可能性微乎其微,就算发现大哥二哥不翼而飞,也不敢独自去寻找,而是会在原地乖乖等待,或者趴在角落躲起来,这样它的安全性会大大增加。
  低下头,孟焦注视着近在咫尺的灌木枝叶,翻翻攘攘的胡乱编织成绿色的巨网,它比虎三妹高大许多的身躯在这灌木丛面前也是同样的卑微。
  突然,它在一片绿色中寻到了一丝淡黄,异常纤细,摇摆一下,又消失在树枝中。
  恍惚间,它还以为自己过于焦急产生了幻觉,它不敢放弃任何一个能寻到火箭的契机,死死盯着那一处枝干,期待着那一丝淡黄再度出现。
  功夫不负有心人,短短几秒后,它又瞥见那细若发丝的淡黄色重现于绿色海洋中,那是火箭被刮下来的一根毛发。
  孟焦欣喜若狂,晨雾和过于浓重的水腥气掩盖了火箭身上的气味儿,今日无风,各种野花野草的气味儿也颇为浓重,想靠着嗅觉寻到火箭难如登天。
  而河水的轰鸣不绝于耳,它只能在这背景音下听个大概,完全无法做到分辨动静,听到火箭的脚步声,这种环境下再好的耳力也如同聋子。
  地面落叶覆盖,泥土被压在落叶下,没露出模样,想靠着脚印寻到火箭如同痴人说梦。
  还好,天无绝人之路,这灌木丛伸出手来,扯下一根毫毛,恰好它孟焦不是个色盲,在一片绿色中精准捕捉到了这一丝线索,这回,可算有了方向。
  转过身,虎三妹仍在熟睡,小肚子上下起伏,呼吸平稳有节奏,和大哥二哥相比,它才像个幼虎的样子。
  孟焦知道虎三妹和火箭有些不同,或者说,火箭可能和所有幼虎都不相同,它是个异类。
  “我孟焦又何尝不是异类呢。”
  既然有了希望,果决起来,孟焦也不逊北极星,再转身,没回头。
  挤开一从树叶,在哗啦啦一片叶响中,朝着记忆中那根毫毛的方向前进,毅然决然的闯入灌木丛中,颇有其母风范。
  孟焦的方向辨识能力极强,记忆力同样不差,尽管进入灌木丛视线被严重阻隔,几乎辨不清东南西北,它还是迅速来到了那根绒毛附近,并且准确的找到了那根挂在低矮树杈上的虎毛。
  这根绒毛就处于包围着空地的灌木丛的浅层位置,再远一点,大雾遮掩,孟焦就算能分辨一万种色彩也断然看不到这小小的绒毛。
  再近一点,孟焦也不至于反反复复查找了好几圈都没发现。
  寻到这一根毫毛可不代表寻到弟弟,孟焦心中急火未歇,它细细嗅着这根毛发的气味儿,企图据此追踪。
  但它没有警犬的天赋,就算张开嘴,用全部嗅觉细胞去接受气味儿素,都找不到密林中那条通往火箭的路。
  它有些恼怒的摇了摇头,正看见两对陷在泥中的小脚印,瓣瓣分明,原来,这灌木太过密集,厚重的上层枝叶拦住了飘落的树叶,所以这灌木中的地面不似空地那样,铺着“地砖”留不下痕迹。
  灌木丛中到处都是污泥,常年不见阳光,阴暗潮湿,莫说雨后,就是艳阳天连续照个两天两夜,这里也会残留下重重的湿气,松软的地面,极易留下脚印。
  “这下好了!”
  孟焦循着脚印的方向一路追随,这烂泥中的痕迹,就是它的方向灯,无论火箭怎样东拐西拐,都盖不住清晰的爪痕,只要老老实实“顺藤”,定能捉到火箭这只叛逆的小西瓜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